胆拖投注

新概念英语何其莘教授详解我国英语阅读教学存

2020-12-20 05:10    作者:胆拖投注

  《新概念英语》的作者何其莘教授:读,是五项英语语言基本功中最重要的一种能力培养,理应放在我们英语教学的首位。既然读如此重要,那么在我国的英语教学中,阅读教学又做得怎么样呢?中国大学英语专业学生的英语阅读能力又如何呢?

  这里我可以举一个自己的例子。1981年9月我自费去美国俄亥俄州一所州立大学的英文系读英语硕士学位,我拿了美国学校的一份助教金(Teaching Assistant),每周要为系上工作18小时,除了教6节课外,还要为系里的英文学院(教国际学生英语)筹建一个音像图书馆。读硕士第一年我的教学任务是教国际学生英语听力课,第二年开始教国际学生英语写作。在后来读博士的3年半中都是教美国大学本科生的英语写作(那是美国大学本科生的必修课)。按照美国移民局的要求,我自己每个学期起码要修3门研究生课,9个学分。我1975年从西安外国语学院英语系毕业留校,1981年去美国时已在西外教了6年书,已晋升讲师。应该说,我的英文在国内已打下了相当的基础。刚到美国,许多朋友都问我有没有感受到文化上的冲击(cultural shock),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。我当时回答说没有,其实心里有一种感受,只是觉得有点说不出口,因为我这个英语专业的本科生、高校专业英语教师,到美国第一个学期感到最不适应的,竟然是美国高校对英语专业研究生阅读量的要求。

  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1981年秋季学期修的三门课程:美国诗歌、第二语言教学的理论与实践、英国文学(上)。前两门是比较典型的硕士生课程,最后一门是本科生课程,要求参加本科生的3次考试,再加上一篇论文和一次课堂汇报后才能拿到研究生学分。这门本科生文学课的任课教师是英语系系主任,也是我的导师。因为我是这所大学英语系招收的第一个外国留学生,因此他想亲自考核一下。这3门课每周的阅读量分别是美国诗歌15-20页、第二语言教学30-40页、英国文学20-30页。在第一个学期(秋季学期15周+考试1周),我一共参加了3次考试,写了6篇论文,最后一篇论文是考试周星期四晚上熬了个通宵赶出来的。这个学期让我真正领教了美国大学对学生阅读量的要求。从9月中旬到12月中旬,我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上课工作读书写文章。当然,这只是我在美国读研究生开始阶段的情况,后来,自己也就慢慢适应了这种阅读节奏。

  除了阅读量之外,还有对作品深层次的理解问题。也有一件我自己经历过的事情。有一个北京的医生朋友把自己的儿子送到美国去读高中。第一年暑假回国来探亲,他爸爸问起他在美国读书的情况。他说英文课写论文有点困难,他爸爸就请我帮忙。我让他儿子把英文课的书单和他写的论文带给我看看。看了以后我发现他的问题不是出在写论文上,而是书没有真正读懂。美国高中语文课指定的书都已经是整本小说了,记得那个孩子读的是《格里佛游记》(Gullivers Travels),他觉得那就是一本记录旅行观感的游记作品,有点像儿童文学。后来我给他讲了讲《格里佛游记》的作者Jonathan Swift(1667-1745)。斯威夫特是英国十八世纪初的一名作家,以写讽刺作品而闻名。《格里佛游记》共有4部分,前两部《小人国》(I. A Voyage to Lilliput)和《大人国》(II. A Voyage to Brobdinnag)常被误认为儿童文学。但是,如果细读小说的第四部IV. A Voyage to the Country of the Houyhnhnms,就知道作者实际上是借十八世纪读者熟悉的游记形式来讽刺人类,因为在Houyhnhnm那个国度里,统治者是Houyhnhnm马,他们的奴仆则是与格里佛长得很像的人形动物Yahoo。由于长期和马生活在一起,格里佛开始模仿马的一言一行,最后对人类的种种恶习感到羞愧,觉得耻于与人类为伍,企盼能在这个岛上度过余生。读斯威夫特的《格里佛游记》,如果没有悟出这种尖刻的讽刺,那就基本上没读懂这本书。后来,我就用莎士比亚的剧作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为例,让朋友的儿子根据我列出的问题去细读那个剧,引导他先抓住剧中的细节,然后再从这些细节中去挖掘剧作家想要表达的意思(from facts to ideas)。细读文本(close reading)是美国大学文学课非常重要的一种阅读方式。后来,这个孩子从美国给我写信,说他第二年的语文课就感到轻松了许多,因为他学会了如何去深层次地理解一部文学作品,而这正是美国学校希望达到的目的。

  我们经常讲中美学生的区别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在美国读书的大部分中国留学生都很刻苦。记得1986年底我从美国回国前,看到过美国NBC(National Broadcasting Company,全国广播公司)做的一期美国的亚裔学生专题电视节目。我还记得节目主持人Tom Brokaw(被称为美国电视新闻界三大超级主持人之一)用了当时流传在美国常青藤大学的一句话来结束整个节目:在开学第一天,你走进教室时,如果发现学生中有许多亚裔面孔,你就从这门课退出(drop out),也就是说,如果你坚持上这门课,等到学期考试的时候,你就会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与亚裔学生竞争,你的成绩在班上只能垫底。而美国大学的许多教授在打分时习惯使用弧线制(curve system),根据这一制度,每个班级总有一定百分比的学生得D或F,总得有人垫底。但是,中国学生到了写博士论文的时候原有的优势就没有了,因为许多中国学生的动手能力太差,思维不够活跃,很难找到合适的博士论文题目(博士论文最基本的要求是原创性)。中美学生除了动手能力上的差异外,一个明显的差异就是阅读习惯。美国的大学生比较习惯从阅读中获取信息、获取知识,也比较喜爱阅读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,在飞机上用iPad看电影的往往是中国人,而拿出随身携带的平装本小说阅读的往往是外国人。这多少也说明了点问题。

  最近几年,教育界经常议论的一个话题是终身教育。其实,终身教育最有效、最切实可行的方法就是终身阅读。这里讲的不是简单的读书看报,更不是现在流行的网络阅读,而是一种有明确计划、明确目标、明确阶段性、连贯的阅读训练。

胆拖投注